LOADING

Type to search

無關菲律賓

「臺北食記」中山區一風堂拉麵

Share
一風堂拉麵

今日來寫篇拉麵的食記,一般情況下,我對於食記是很沒有靈感的,因為要將味覺轉換成文字實在有些困難,若進一步希望能用文字與讀者的味蕾達成共識,就更加不切實際。

但這篇並非傳統的食記,而是關於一個讓人失望的故事。

IPPUDO TW 一風堂(台灣) by Richard, enjoy my life!, on Flickr
IPPUDO TW 一風堂(台灣)” (CC BY-SA 2.0) by Richard, enjoy my life!
(其實日本的一風堂還挺不錯。)

這篇也是好久以前寫的文章,當初完全是流水賬,但我還是硬把他分了幾個綱目,方便各位讀者閱讀:

  • 緣起
  • 店內簡介
  • 餐點與服務簡介

緣起

這週四跟大學同學們約在中山北路上的一家燒烤店聚餐,我跟女友提前到達,便先在附近晃晃,晃到一半,驚見旁邊一家店門口前,擠滿了西裝哥、學生妹形形色色的人,本著愛看熱鬧的本性,我們就上前了解一下情況,原來是一家叫做「一風堂」的日式拉麵店。

這才想到,昨天晚上十點多騎車經過時,店門口也是看似幫派械鬥的模樣,原來這群人都是來拉麵店朝聖的。

隔天下午,我們就決定運用米蟲的優勢,趁平日下午那些學生妹西裝哥都不能來排隊的時候,突襲這間一風堂拉麵館。

雖然我對拉麵一直都沒有憧憬,但就跟去看復仇者聯盟一樣,大家都一窩蜂,我們也就別裝清高了。

一風堂排隊
(台灣人最美的風景就是排隊。)


店內簡介

下午五點半不到,我們就到了店門口,人潮不算多,但還是得排隊,當時的號碼是排到795號,我們拿到的號碼牌則是807號,為了培養食慾以及等時間,我們以一風堂為中心散步繞了一大圈,走回來時,再翻一翻菜單就輪到我們啦。

一進到店裡,帶頭的服務生,念了一個咒語,其他的服務生跟廚師,就下意識地跟著一起念了一段咒語(伊拉一些馬歇),不過每個人念的台詞好像沒有統一,但的確很有精神很有幹勁,很日本人的感覺。

我們被帶到廁所前的吧台位,服務生還很親切地幫我們拉椅子以及介紹椅子下的百寶盒可以裝東西;我們座位前的那道牆上,貼滿了拉麵碗跟餐具,挺雅致,不過我能想像地震時,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模樣。

Ippudo NYC by Chun
Ippudo NYC” (CC BY 2.0) by Chun’s Pictures
(端午節立蛋。)

餐點與服務簡介

菜單製作的很精美,有中英日三種字幕,不過拉麵就只有三種選擇,白丸(200)、赤丸(230)、跟辣味增(230),雖然我比較喜歡吃辣的口味,不過加點辣椒就要加三十元對窮米蟲來說是不被允許的。

我乖乖地點了白丸,女友則是點了赤丸,我們還一起合點了一個刈包(60),不過我不太明白,為甚麼拉麵店會有刈包呢?

就在我們等餐點的同時,旁邊來了一個獨身老伯伯,視覺年齡大約78歲,服務生不厭其煩地用台語跟他解釋每一道菜色,像是辣豆腐有一點辣,光吃辣豆腐可能吃不飽阿等等,非常非常認真地在服務這位老先生。

這樣的服務態度,加上平均每30秒來一次的集體歡迎光臨口號,讓我不禁讚嘆短短不到一個月的開幕時間,員工素質就達到這般水平,可見真是有備而來。

等了一會兒,刈包就上桌了,比想像中還小,女友咬了一口說感覺到了摩斯漢堡,我接著咬了一口也到了摩斯漢堡,大概是因為他的美乃滋跟摩斯雪魚堡用的是同一個牌子,這個刈包吃來挺精緻,外面的麵包很香甜,裡面的肉很肥美,不過就是太小了,兩個人一人咬幾口就剩盤子了。

一風堂包子
(包子挺可口。)

沒過多久,拉麵就上桌了。

裝拉麵的碗很大,但是大概只裝了一半,上面有兩片薄薄的叉燒,跟我印象中的拉麵一樣無聊。

我先喝了一口原味的湯;哇,還真是普通。

我非拉麵達人,但是好喝的湯一喝便會有蝴蝶在心頭飛舞,這湯我喝起來只有毛毛蟲在樹葉上睡午覺,簡單的來說就是沒有層次,孤單的鹹再加上一些油膩感,我用了他附贈的蒜頭跟蒜泥製造機,搞了些蒜泥加到湯裡,果真多了一點刺激,不過依舊是乏善可陳,至於麵條,他號稱本店驕傲的細麵條,還可以選要煮的硬一點還是軟一點,身為一名男子漢當然是選了硬一點的,老實說這麵條還真不錯吃,不過他吸了許多我不喜歡的湯汁,那鹹膩的味道強勢地壓過了口感的優質,最後就是那少的可憐地兩片叉燒,對於一個肉食主義者而言,一餐裡只有兩片叉燒是很空洞的,我將他拆解成四片,因為煮很爛,輕輕一夾就拆解完成了,口感是我不太喜歡的入口即化,味道則是在傷口上面灑鹽,叉燒已經夠鹹了還吸了湯汁,怪不得每個人桌上都要附一壺冰開水,我吃完拉麵的同時也喝了四五杯水,才能稍稍酸鹼中和我舌頭上的戰爭。

在一旁的女友則是從一開始覺得普普通通到後來眉頭深鎖,口語化的表達是從

「雖然沒有到很好吃,但也還OK。」轉變為「好鹹喔,好鹹喔,怎麼可以這麼鹹。」因為他赤丸麵裡加的辣椒也是很鹹,搞得整碗湯人心惶惶,不過她還是秉持著關懷農民的精神,吃得挺乾淨。

吃完不到兩分鐘內,服務員就來把餐具都收走了,留下的只有冰開水讓我們繼續緩和,帳單也是隨即跟上,本來就偏高的價錢還要加上10%的服務費,實在是挺令人失望的一餐。

一風堂白丸
(白丸的長相,明顯是照騙。)

一風堂赤丸
(赤丸現在看起來真可口。)


結語

走出一風堂,外面排隊的男女老少有增無減,我不斷地在想這間店會成功的原因,是因為它從日本拿了三次電視冠軍來台開店的名氣?

因為服務生熱情又敬業的服務態度?

感覺都不成立,我認為一家餐飲業要成功,食物的內涵是基本款,再來才是談其他外在的包裝,一碗兩百元還要排隊才能吃到的拉麵,在我毫期待的狀態下,依然只能給水準以下的評價,這樣的店要怎麼走下去。

或許是我根本不懂拉麵,但我只想叫那些排隊的人群趕緊離開,別跟我一樣,吃完了還要失落地寫一篇食記來抒發。

Food Court, K-town by vetaturfumare - thanks for 3 MILLION views!!!, on Flickr
Food Court, K-town” (CC BY-SA 2.0) by vetaturfumare – thanks for 3 MILLION views!!!
當年不懂拉麵,現在我已是超級拉麵愛好者。

 

南漂作家

我不會拍三級片,要拍也是拍功夫片。

  • 1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觀看所有留言
菲律賓美女

南漂邪教郵件組織

我以龍角散之名發誓, 絕對不會寄垃圾信給你。

SD Devil E-mail Organization

我以龍角散之名發誓, 絕對不會寄垃圾信給你。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