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菲律賓打籃球的兩三事《第二集》 | 南漂作家

關於菲律賓籃球這個主題,一直有想多寫些什麼,又覺得上一篇(我在菲律賓打籃球的兩三事《 第一集 》)已寫得差不多了。

然而,每每看完中華隊與菲律賓的籃球賽後,那股想寫的衝動又會再度滋長;看見中華隊球員在場上被賓仔用各種小動作欺負,就很有共鳴,深切體會在球場上對決賓仔時的美麗與哀愁。

這次返台打球時,又被問了許多跟菲律賓人打球的體驗,便決定來寫這篇文章了。

我來賓賓三年半了,大家可能以為全世界都跟台灣一樣,搭個公車、捷運就能到處跑,但現實是,賓賓的交通還處於古埃及黑暗時期,所以我平常沒事,都盡量待在工廠,打過最多場球的地方,自然也就在工廠。

工廠的球場,我在上篇文以詳細介紹過,一切都是純手工的,籃框籃板地板,都充滿著人文氣息的瑕疵,但打了三年多,我早已習慣這場地。

雖然三不五十還是會踩到沙坑滑倒,或球運到詭異的斜坡產生失誤,但一切都已無法驚動我內心的止水。

而工廠的球賽,相比我打過的其他球場,永遠是最激烈的,我便從這樣的經驗提煉出一些與賓仔對決的心得。

 

年齡與球風

工廠的球友們,大多是工廠內的工人,平均年齡大約落在十九到二十五之間,正是血氣方剛的年輕小伙。

他們不像台灣小孩腦滿腸肥,成天宅在家打手遊,賓仔們都從小在田鄉闢野間活蹦亂跳,雖然身材不是太好,但體能條件全在平均值以上,明明踩著夾腳拖,彈速還硬是比你快,實在很讓人懊惱。

體能因素再外加賓仔基因中的血性,讓他們打球風格就像一群打了雞血的活屍,亂衝亂撞,永無休止的在球場上打擾你。

就算只是稀鬆平常撿到後場籃板,也絕不能放鬆,因為肯定會有人來偷雞一下。剛開始跟他們打球,一場下來不知道要被偷雞幾次。

這種偷雞,台灣其實也有,但華人內心深處還是被儒家思想所奴役,「其爭也君子」,動手動腳頂多發乎情止乎禮,很少讓人不舒服,相比起來,賓仔的偷雞就很不要臉,他們的打擾超具威脅,完全沒有任何溫良恭儉讓的成分

雖然這樣的球風很煩人,但我還是忍不住有點欣賞,畢竟球場上,能讓對手不舒服的行為,只要不是違例或犯規,都很值得欣賞。

basketball players by Kamoteus (A New Beginning), on Flickr
basketball players” (CC BY 2.0) by Kamoteus (A New Beginning)
(小屁孩的體力最好了。)

 

裁判因素

第二個激烈的原因,就是沒有裁判。

本來這種街頭自己玩玩的比賽,沒有裁判也是理所當然,但跟賓仔打球,沒有裁判實在太吃虧。

我自己打球不太愛喊犯規,而當賓賓發現了這個習性之後,就開始食髓知味、變本加厲,越來越多的身體接觸。

特別是到球賽關鍵時刻,每次切入時,都要有被千手觀音打手犯規的心理準備,偏偏又沒有進算制度,這讓他們的犯規更加沒有節制。

我這樣的描述,或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其實有些賓賓的球風沒那麼討人厭,稍微溫文儒雅一些,比例大概是八比二,通常球技越成熟的人,球風就不那麼野蠻。簡單來說,就是那些看起來不太會打球的軟柿子,卻因為可怕的衝勁與拼勁,加上天生的體能條件,讓他們變得很難纏,所以整個球場裡沒有半個人是能輕鬆吃掉的。

The local basketball court 2 by jason ilagan, on Flickr
The local basketball court 2” (CC BY-ND 2.0) by jason ilagan
(激烈到爆的街頭籃球。)

 

經濟考量

最後一個原因就是經濟考量了。

工廠打一場比賽通常會賭五百元,也就是一人一百的賭資,這已經將近他們一天三分之一的薪水。

所以,沒有人想輸。

因為沒人想輸,從分隊開始,各路人馬便會開始意見分歧,雖然我都聽不懂,但能從肢體語言看出,大夥都希望自己的隊能相對更強勢。

我們都打一場球十七分,八分換場,沒有三分球,沒有罰球,扎扎實實的十七分。一般狀況是三戰兩勝,輸掉第一場的那隊,第二場還有機會扳回頹勢,而他們常常會要求將賭資加碼到七百五十元,這樣贏球至少還能賺個五十(第一場輸100,第二場贏150),然後第三場再趁勝追擊。

值得一提的是,我時常遇見一個特殊現象,就是第一場打完之後,輸的那隊就開始各種擺爛,像是抱怨沒水可以喝,有隊友要提早走、有隊友身體不舒服,或是連理由都懶得想,直接說不想打下一場。

剛開始我都信以為真,但經過經驗的積累,我可以大膽地告訴你,這一切擺爛都是因為:

他們認為自己那隊根本打不贏。

打不贏第二場又要多輸一百,但又不能輸掉面子承認自己打不贏,就只好出此下策,各種擺爛。

像有次我手感特別好,一直顏射賓賓的防守者,大幅度取下第一勝之後,正當我興奮地要迎接下一場時,敵隊的球員就開始意興闌珊了,每個人喝水都慢得詩情畫意,有些人則早坐在摩托車上準備落跑,好似從來就沒有要打第二場的樣子。但我實在很想打,就跟他們提議要不要重新分隊,他馬的,剛剛那些慵懶的身軀馬上又活蹦亂跳起來,繼續開始分隊的爭執。

He takes his inspiration from the world by wrcomms, on Flickr
He takes his inspiration from the world” (CC BY-SA 2.0) by wrcomms
(打到一半還要閃車。)

 

又愛又狠的菲式籃球

最後,不得不提跟他們打球的心情;跟他們打球,常讓我心中冒出一股怒氣,怒氣的來源有兩點,第一,當然就是賓仔上下其手的防守干擾,以及各種不要臉,說謊就只為了爭球權的厚臉皮行為。

第二則是來自對隊友的不滿,因為他們打球實在太沒條理,雖然說武林中的最高境界就是無招勝有招,但賓賓球風實在太難以捉摸,對於閱讀比賽這件事,他們肯定是文盲,各種不合理出手、從不傳導、快攻跑了三年從沒看到有人把空間拉開過,全要擠進去要搶球。

但偏偏就在一連串錯誤決策之後,他們偶爾又能詭異的把球投進,完全讓人哭笑不得。

不想自己像個老球皮,一定要大夥都打合理籃球,但像賓仔這樣瞎雞巴亂打,把可以得分的球浪費掉,常常讓人很洩氣,辛辛苦苦防住一球,結果又低能長傳失誤,除了搖頭嘆氣,真的無能為力。

235 Barangay Summer Sports League 2018 a by glendale_lapastora2001, on Flickr
235 Barangay Summer Sports League 2018 a” (CC BY-SA 2.0) by glendale_lapastora2001
(我就是喜歡瞎雞巴亂打,打我啊。)

 

結語

說了這麼多,好像都在批評賓賓籃球又髒又低能又沒球品,反正他們也看不懂中文,不會因此怨恨我。

但嫌貨才是買貨人,我是真的很喜歡跟他們打球。很喜歡充滿競爭的感覺,心中冒出的那股怒氣,讓我想狠狠打爆他們,想把他們擊潰,這是我在臺灣很少感受到的情緒,帶著這種意識上場,更能激發出籃球對抗的本質,讓他們知道台灣人不是東亞病夫,我們也是能在骯髒的球風下生存的!

若想每週準時收看各類型營養廢文,還請按讚追蹤南漂作家粉絲團

805 Barangay Summer Sports League 2018 a by glendale_lapastora2001, on Flickr
805 Barangay Summer Sports League 2018 a” (CC BY-SA 2.0) by glendale_lapastora2001
(打籃球的賓妹沒想像中多。)

菲律賓奇人異事《第四集》
菲律賓奇人異事《第三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