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無關菲律賓 雜記

「泰國遊記」泰國曼谷遇鬼記

Share
泰國遇鬼

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全世界的人都怕鬼,恐怖噢,恐怖到了極點喔!!

這次去泰國曼谷觀光,心情是很歡愉平靜的,過往看過的無數泰國鬼片,無論是騎在肩膀上,還是倒掛在天花板上的,我都沒特別放在心上,但有時候命運就是看上這點漫不經心,攻得你措手不及。

俗話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樣的經驗無非是讓人在生命中擁有更寬廣的解釋。

 

時間發生在住曼谷的第一個晚上,經過一天各景點的奔波之後,回到飯店已經接近十一點,但我們下榻的旅館挺特別,他健身房沒有休息時間,如果哈林哥午夜零點零三分想練個背肌,或是張智成凌晨三點鐘想舉個啞鈴,都沒有問題。

出國難免放縱,一天下來囫圇吞棗了不少垃圾食物,就想到健身房跑個步給身體補償一下,儘管效果有限,至少在心靈上起點慰藉作用,接下來幾天也可以吃得更加心安理得。

女友Gemma小姐也是熱愛運動之人,便與我一起同行。

一到健身房,我倆不禁連聲讚嘆,裝備齊全之外,房裡還聞得到器材新鮮的味道,感覺沒什麼使用過的痕跡,而那天晚上,也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想這是多數人選旅館的迷思,儘管不太會去,還是希望自己飯店裡有一套健身房,我亂玩一些器材之後,就言歸正傳準備開始跑步了。

 

我挑了一個最角落的跑步機,面對著一大扇落地窗,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外頭曼谷的夜色街景,Gemma小姐則在我正後方約5公尺處抓了塊瑜伽墊,自顧自地在扭曲性格。

會挑最角落不是因為我自閉,而是我想反正健身房裡也沒人,乾脆脫了上衣跑,那件球衣就不用洗了,只不過基於廉恥,不希望有外人一進健身房,就看見一個美男子的上空裸體,所以我就選擇窩在角落。

我記得開始跑的時候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整,我戴上耳機聽著spotify為我挑選的歌單,看著跑步機螢幕上無聊的泰國節目,偶爾望向窗外曼谷的街道,因為室內光線比外頭明亮,所以我可以透過窗上的倒影,看到Gemma正沈溺在她瑜伽世界裡,一切就照著該有的軌跡運轉著,我也隨著時間一點一點加快跑步機的速度。

跑了大約二十分鐘,我的呼吸跟心跳都著急了起來,因為沒穿上衣,汗水流過身體的感覺很不一樣,就在我品嘗身體奧秘的時候,我無意識地望向窗外,從倒影中,我看見了一塊黑影,那黑影就在健身房的門外。

沒有特別像什麼,就是一塊黑色的物體。

看到的當下,我沒把它放在心上,它就像是腦中閃過的一個念頭,沒有多餘的情緒,我則是繼續追著跑步機的腳步。

全面啟動裡說過,人的一個念頭可以改變世界。

儘管沒把它放心上,但我每次望向窗中的倒影時,卻再也無法忽視它的存在了。

我開始思索他是什麼?

他從什麼時候出現的?

在倒影中,它像是某個健身器材的影子,因為它一動也不動,就是一團不知名的黑色,看著形狀又有點像廁所裡的烘手機,我一邊跑著,一邊端詳著那塊黑影,不禁想著,他應該一開始就在那裡了吧,只是我一開始沒注意到罷了。

此時,內心已有些波瀾,望向Gemma做瑜伽的身影,只覺得好險她在,反正多一個人就是多一份安心。

跑接近三十分鐘的時候,Gemma走到我的身旁表示她要去外面泳池畔打報告,我點頭答應,她也就走出了健身房。

這時,那團黑影的異象,其實已經有點隨著意識流出我的腦袋了,但可能是隨著Gemma的離開,我又想起了它。

我再次往窗上的倒影望去,想確認它確實就只是某個東西的影子,沒想到這個時候,那團黑影居然消失了。

我整個寒毛豎立,開始想各種可能的客觀解釋,但腦袋很邪惡,所有你以為已經遺忘的恐怖片片段,都會在這時候冒出來攪局。

我想想這輩子行得正坐得端,為什麼上天要讓我在泰國遇到他們呢,我覺得在台灣遇到的好像會比較親切一點,儘管內心的怪力亂神四處逃竄,但我還是盡可能地保持冷靜,畢竟他們是可以感受到你能量的削弱。

但我越跑越是著急,根據我往常的習慣,都是跑三十五到四十分鐘,通常隨著腳步加快,對時間的感覺也會越走越快,但因為心頭上挂念著那團黑影,時間變得好慢,我一邊觀察著窗上倒影,一邊考慮著我要不要回頭看看。

當回頭變成一件需要考慮的事情,你就開始後悔平常不該看那麼多鬼片,各種情節在我心中上演,空蕩蕩的健身房宛若一座孤城,我獨自糾結著回頭與否。

經過幾番掙扎,我還是跟鬼片裡的白癡主角一樣回頭了,好像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回頭看一下你會比較安心,回頭的當下,那些鬼片的劇情都沒有發生,沒有人血淋淋地站在角落,只是陌生的空間裡還是透著一絲詭異。

我依然不明白那團黑影是怎麼出現的,又怎麼會離奇消失。

我假裝不再思索,盡量不讓自然界的能量感受到我的害怕,一步一步地把我的路程給跑完,完成後便草草地穿上衣服出去找Gemma,雖然離開了恐怖的場合,但身上的寒毛都還站著不肯休息,但我並沒有分享給Gemma知道,一來甚麼事也沒發生,二來是怕她也跟著害怕。

我以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當晚稍後,Gemma就說要跟我分享剛剛在健身房發生的怪事,我馬上繃緊神經。

果然不是只有我感覺到了。

她緩緩地開口說:「剛剛做瑜伽,做到一半的時候……………」

 

 

 

 

 

 

 

 

 

 

 

 

 

 

 

 

 

 

 

 

 

 

 

 

 

 

 

 

 

 

 

 

 

 

 

 

「門外有個印度人一直盯著我看耶,看超久的,而且都不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他媽的那個黑影是印度人噢,印度人真的好黑。

為了不影響閱讀心情,此篇文章不放圖。

南漂作家

我不會拍三級片,要拍也是拍功夫片。

  • 1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觀看所有留言
菲律賓美女

南漂邪教郵件組織

我以龍角散之名發誓, 絕對不會寄垃圾信給你。

SD Devil E-mail Organization

我以龍角散之名發誓, 絕對不會寄垃圾信給你。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