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遊記」我去蘭嶼夜觀,結果... | 南漂作家

不久前,我第一次踏上了蘭嶼的土地,一直到現在,我還是難以忘懷那美麗的小島;儘管身上那層屬於蘭嶼的皮已經漸漸剝落,但那鹹濕的海水,還有摻著雨如針扎般的海風,卻還是在我嬸嬸的腦海裡。

在蘭嶼,你不會迷路,因為只有一條環島公路;

在蘭嶼,你不會塞車,因為根本沒有紅綠燈;

蘭嶼沒有什麼觀光景點,因為就算只是不小心按到相機,都是一幅美景。

我真的好喜歡蘭嶼給我的感覺,無敵自由,每一片海洋,都是一片未知,沒有安全指示牌,也沒有多餘的命名,只能自己用身體去感覺海的真實滋味,整整五天四夜的行程,我們不是在海裡,就是在往海裡的路上。

蘭嶼
(超級後悔沒帶好一點的相機去。)


好話說完,要來抱怨了;

這次住的星夜民宿有提供一個夜觀的行程,顧名思義就是趁月黑風高時觀察蘭嶼美麗生態,一個人要價250大洋。

我們到的前幾個晚上,天空都飄著細雨,所以民宿老闆阿雄就跟我們說不適合夜觀,好不容易最後一晚,天氣比較晴朗,我們再度詢問阿雄的意見,但阿雄此時卻說:夜觀至少要湊滿十個人才能出團,所以我們就無法成行了。

感覺起來,阿雄好像很不想要我們去夜觀似的,他整天都盯著他的水族箱不知道在看什麼。


因為沒有晚間行程,我們就騎車到附近的一家紀念品店閒逛,逛到一半,一家賣飲料零食的老闆娘突然開口問:

「為什麼你們沒去夜觀呀?」

我們把實際情況向她娓娓道來,老闆娘聽了一驚,拍案坐起,直呼荒唐:

「哪有什麼人數限制,來來來,我來幫妳們安排夜觀。」

這急轉直下的劇情,把原本已經切換到懶散模式的我們給搖醒,正當還在猶疑要不要轉換行程的時候,老闆娘已經在準備收錢了。

此刻,心情有些複雜,雖然挺想去夜觀,但老闆娘過於積極的態度,讓我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但理性還來不及運轉,也只好就硬著頭皮上了。

我們繳完錢後,就去牽各自的機車,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油箱已經快要見底了;在蘭嶼的世界裡,加油站六點就關門了,我趕緊跟老闆娘報告,她眉頭微皺,說要詢問一下老師的意見。

這時候板娘口中的「老師」出現了。

是個視覺年齡約33歲左右的原住民男性,叫做「小威老師」。老闆娘說,小威老師是個不得了的夜觀人才,年紀輕輕卻對蘭嶼潮間帶等生態瞭若指掌。

雖然他的外貌形象跟老闆娘的敘述有點不匹配,但俗話說:蘭嶼人不可貌相,我也就把疑惑擠到內心深處。

小威老師看了一眼我的油表,瀟灑地說:「沒問題啦」。然後跑去跟老闆娘窸窸窣窣,老闆娘緩步走來說:「雖然你們油有點不夠,但不用擔心,小威老師會帶你們到近一點的地方夜觀。」說完又再次強調小威老師對於蘭嶼生態的權威。

而我則感覺不太舒服,明明就油不夠還硬講這些官方廢話,感覺就是想趕快把我們給宰了。

我多希望我錯了。

蘭嶼的羊
(覺得蘭嶼的羊比人還要多。)


騎在蘭嶼一片漆黑的路上,誰都不能看見誰,只能緊緊依偎。

到第一個點,約花了十分鐘的路程,停好車,我們就被滿天星空震懾住了,蘭嶼天上的星星簡直比天文館人造的星星還要豐滿,正當我們還在沉醉的時候,就被小威老師粗魯地嗓音阻止了。

「趕快跟著我走喔。」可能他早就看膩了吧。

小威老師帶著我們在一條看似開發過的步道中,找尋貓頭鷹的身影,是蘭嶼的特殊品種,叫做夜梟。

他手持著一支類似招喚蝙蝠俠的探照燈,不斷地朝著樹林的方向開開關關,並要求我們不准說話。

我們維持安靜了大約二十分鐘,但貓頭鷹始終沒有出現,只有看到一個很像貓頭鷹的樹葉。

貓頭鷹遲遲不出現,感覺小威在黑暗中直冒冷汗,我們繼續往更野生未開發的地方走去,走到一個河谷邊,小威要我們停下來,又繼續開開關關他的手電筒,但夜梟跟宵夜始終都沒有出現。

他解釋說:「可能剛剛有人來過,所以貓頭鷹都被嚇走了。」

就當我們準備敗興離開的路上,安琪拉突然看到一隻小蝸牛,這是夜觀半小時以來,我們看見的第一隻生物,安琪拉便詢問小威老師這是什麼蝸牛,他拿著手電筒左照照右照照,然後說:

「我也有點忘了。」

果真是蘭嶼潮間帶的權威,忘了就是忘了,絲毫不扭捏苟且。

蘭嶼
(閃電五騎士V5)


離開樹林後,小威老師有點慌了,索性就帶我們去看幾株名為惡魔樹的植物,我花了很長的篇幅介紹他為什麼叫惡魔樹,但我全忘了,只隱約記得他晚上才開花。

另外,小威老師還說了一個關於惡魔樹的笑話,但是一直到他說完整個笑話,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把這個故事稱為笑話,因為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笑的地方。

這時,附近出現了別的夜觀團,小威老師便從另一個導遊手中取得了一隻白蝸牛給我們看,很小隻,就是一隻殼是白色的蝸牛。

那團大約有十五人左右,有的團員開始跟我們分享他們看到貓頭鷹的照片,一個中年阿伯用他的平板SHOW出他的戰利品,雖然他說的貓頭鷹,在我看起來都是一堆糊糊的白色不明物體,但我還是得體地表示羨慕。

小威老師可能覺得被滅了威風,就私下跟我們說:

「那根本不是貓頭鷹,那些台灣來的導遊因為沒看到貓頭鷹,就隨便找一隻鳥讓團員拍,我自己是不屑做這種事的。」

至少人家還看到了一隻鳥,我們到現在,唯一看到的生物,就只有從你口中騙子拿到的白蝸牛而已耶!

蘭嶼白蝸牛
(夜觀唯一收獲。)


另一團散去之後,小威老師已經正式黔驢技窮,他吞吞吐吐地說:

「要不要…我帶你們去看星星?」

是星星不是猩猩喔,我們立馬拒絕,因為你他媽抬頭就看到了,還要你帶幹嘛。

草莓小姐因為有做功課,就開始追問綠蠵龜呢、螃蟹呢,不是說是潮間帶權威嗎?小威老師說現在浪太長,沒法下去潮間帶。

就這樣,夜觀團草草結束。因為我們覺得花了兩百五十元,卻只看到一隻別人拿來的白蝸牛實在很不划算,所以就跟小威說能不能退一點錢,他只叫我們回去跟老闆娘商量。

回到紀念品店之後,我們把剛剛的狀況分毫不差的轉達給老闆娘。

原先以為她會龜龜毛毛找理由,沒想到她聽到情況,馬上一口答應說要退150元,還說對我們很抱歉。

我們欣然接受,雖然什麼屁都沒看到,但生態這種事,本來就比較難以捉摸。


回到房間後,我們一行人繼續聊天打屁看照片,還不忘調侃小威老師說的無聊笑話。

時間漸晚,Ben都已傳出陣陣呼聲。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原本以為是我們太吵,一開們,沒想到是老闆娘找上門來了。

她略帶憤怒地說我們欺騙她,小威轉達給她的是完全不同的狀況。

我們全都傻眼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不約而同的噴出一模一樣像是串供串好的真實故事,老闆娘聽完之後,態度依舊沒有轉變,她說既然如此,那明天就去警察局解決好了。

「明天就去警察局解決好了!」這句話伴隨著Ben的呼聲感覺格外地荒謬。

我馬上就脫口而出:「好阿。」清者自清,能跟一個在背後說謊的人正面對幹是很痛快的事情,但我們明天就要搭船回去,加上還有幾個行程沒走,葡萄就跟老闆娘說「我們這七個人的時間跟旅費妳賠得起嗎?」闆娘雖看我們態度強硬,絲毫沒有示弱的跡象,就叫我們把電話留給她,如果有要去警察局再連絡。


隔天,我們依舊在海洋裡遊蕩,只是手機自始自終都沒有響起過。

希望他們不要覺得我們是刻意刁難的都市人,不是真的在乎那一百五十元,只是不想容忍這種不專業的事情輕易發生。

這個特別的事件,讓蘭嶼扣了一些些分數。

但蘭嶼在我心中還是接近滿分。

我好愛蘭嶼這鍋粥,所以這顆老鼠屎就將就著一起嗑了。

最後想起民訴老闆阿雄百般阻撓我們去夜觀,簡直就像是預知者般偉大,不知是不是他早已習慣夜觀水準的不平衡,卻礙於不擋人財路而不直說,不過我猜,他應該只是單純很懶而已,哈哈哈哈。

蘭嶼
(退休後想住在蘭嶼。)

菲律賓薪資大解密
菲律賓奇人異事《第四集》
%d bloggers like this: